2017
  • 1月
  • 2月
  • 3月
  • 4月
  • 5月
  • 6月
  • 7月
  • 8月
  • 9月
  • 10月
主題介紹

奔馳、寶馬、大眾、奧迪、保時捷他們實際上是有一個聯盟的,大家會覺得其實這幾個企業之間是沒有什么關系的,除了大眾、保時捷、奧迪他們是一汽集團之外,跟奔馳、寶馬是沒有什么關系的。但是德國媒體報出。

  • 齊宇:《中國汽車畫報》副總經理兼內容運營總監
  • 郭毅寧: 鳳凰汽車主編
BBA聯合造假

張琦:北京時間10點07分30秒,歡迎各位鎖定收聽汽車天下,周三,又到了我們的車事風云榜了,各位早安,我是張琦。
婉喬:大家好,我是婉喬。

張琦:今天早晨有點小雨,所以路不太好走,歡樂頌說這個建亭橋(音)不好走,兩條進口路經常擁了七八輛車。還有加班王子說了廣渠路和雙橋東路的路口堵死了,早晨本來就是雨大,今天早晨中雨,出門的時候還沒雨,越下越大,到現在讓今天本來就是4、9限行,再加上早高峰下雨,所以這會兒通常咱們在十點直播的時候道路擁堵指數已經會降到5點幾或者6點幾,但是現在道路擁堵指數是7.5,屬于中度擁堵級別。
婉喬:你說就像這種走走停停,比較堵車的路段,在你們的好司機養成記的APP當中是不是分數就會很低啊。

張琦:搞得你不像那的人似的,在你們的好司機養成記APP。
婉喬:對,因為我一直沒下載,我跟你說我一直沒下,因為我不想讓人知道我的評分,萬一不及格可怎么辦啊。

張琦:應該不會的,因為它會考慮你的綜合路況,只要你不急剎車,急加速,好司機養成記的APP的DQ駕商就不會那么低。
婉喬:急剎車我很少,但是急加速,最近保養車,店里的工人跟我說,說你這個車有點柔。我說什么意思啊?他說你對這個車太好了,你肯定很小急加油,我說那什么意思?他說有可能你這就有積碳了,我建議你最近開車經常只要前面沒有路況就踩一下,我說好吧。

張琦:你可以把車借給我們今天的嘉賓,借給齊宇(音)或者毅寧(音)給他們開一兩周絕對就沒有問題了。
婉喬:他們都這么開是吧。

張琦:給他們開一兩周絕對沒有問題了,來,歡迎我們車事風云榜今天兩位嘉賓,鳳凰汽車原創主編郭毅寧,歡迎毅寧。
郭毅寧:大家好,我是鳳凰汽車郭毅寧。

張琦:你開車屬于什么風格?
郭毅寧:婉喬,你要把車給我,一天積碳絕對清零。

婉喬:我心疼我車。
張琦:包括有傳說說汽車圈駕駛技術一定排在前三的齊宇(音)今天也到我們的節目里面跟大家不是分享駕駛技巧,一起來聊一些車事里面的風云辦法,歡迎齊宇。
齊宇:大家好,我是齊宇。

張琦:前兩天剛剛試駕完全新一代的TT RS,這車開起來跟上一代怎么樣?
齊宇:首先我覺得TT,尤其是RS,TT大家都知道首先外形非常漂亮,而且深受時尚達人們的喜歡,RS也是奧迪里面非常注重性能的這么一個車系,那天我是在京港賽道上來駕駛的,然后首先我覺得TT本身非常緊湊,在賽道上開起來非常的爽,尤其它是TT RS,運動性能也非常的極致,所以在這個賽道上開起來非常的淋漓盡致。

張琦:頭重嗎這一代TT?
齊宇:因為它本身很緊湊很短,所以我覺得這個車頭給人的感覺沒有那么重,因為在轉彎的時候還是非常的敏捷的。

張琦:但從銷量上來看,不管是寶馬的M還是奔馳的(10:50)包括奧迪的RS系列,這三個子車系應該算是競品車型了,RS銷量總是比不過另外兩家。
齊宇:對,因為其實我之前去試了奧迪的RS5,然后跟他們的工程師也在聊,其實這三家每一款他們的性能車都是有不同的性格的,奧迪工程師還是認為他們可以是這三家當中可以把性能和舒適度,做得最好結合的一款車型,所以跟另外兩家還是有不同的性格。

婉喬:這也算小鋼炮了吧?
齊宇:絕對小的小鋼炮。

張琦:不加RS,就TT。
婉喬:本身也是是嗎?

張琦:被很多人歸類在小鋼炮里面。
婉喬:對,我知道,前段時間我跟咱們單位一同事聊天,然后我說我發現我開這小車挺適合的,我都不太想換一個大車之類的。他說那當然了,小車本身的操控性就比大車更好一些。所以剛剛你說的你開了這個TT RS在賽道里,我覺得已經會成為人車合一的境地了,出現那種感覺了。
齊宇:對,尤其是京港彎兒很多,然后又不長,在這種賽道里面我覺得TT RS還是有它的很大的優勢的。

張琦:所以你的成績大概是一分多少秒?開TT RS。
齊宇:當時是大家幾個人這么一起跑著玩,所以沒有太計時。當時在朋友圈里吳佩(音)老師還有李英奇(音)他們都在秀圈速,可以到時候問問他們的。

張琦:說到這幾家德國品牌,不管是奧迪、寶馬還是奔馳,上周有一個大新聞,應該說是一個"地震性"的新聞,讓大家會覺得德國現在怎么了?德國多家汽車制造商涉嫌德國目前最大的經濟壟斷案,這個事情可能跟咱們國內汽車市場沒有關系,但是作為這么一個成熟的汽車制造國和汽車消費國家,他們德國最大的經濟壟斷案我們先把它當作一個故事一樣來了解了解。
郭毅寧:當我看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還是非常驚訝,中國人大多數對于德國印象非常好,覺得德國人無論是企業還是人都非常靠譜。

張琦:靠譜、嚴謹。
郭毅寧:對,但是沒想到出現這么一個大事件,什么實踐呢?奔馳、寶馬、大眾、奧迪、保時捷他們實際上是有一個聯盟的,大家會覺得其實這幾個企業之間是沒有什么關系的,除了大眾、保時捷、奧迪他們是一汽集團之外,跟奔馳、寶馬是沒有什么關系的。但是德國媒體報出,在過去的20年里面,這些企業,其實有點像什么呢?傳說中大家聽說"共濟會"這會那會跟那個感覺差不多,非常的秘密,他們干嗎呢?比如周末或者什么時候大家湊在一起說誰家供應商好,咱們用誰家供應商,或者咱們能不能統一一下行業的標準等等這些。所以這次什么事暴出了呢?他們在排放上聯合做假,甚至作弊,然后被媒體暴出了。

張琦:怎么回事呢,就是因為德系廠商為了對抗日系車的混動技術,德國企業開始大力搞柴油車了,柴油車雖然排出的二氧化碳少了,但是NOX是致命的,所以為了中和這樣的一個NOX的排放,所以需要尿素來進行一個中和。但是這個尿素中和的容器體積越大成本越高,平常如果要達到標準的話尿素罐里面所含的容量必須是19升,但是為了節約成本,他們之間密謀把這個尿素的儲存窾定為8升。
婉喬:這個容器縮水了很多。

郭毅寧:然后這個成本就降低了,每一輛車的成本能夠降低將近80歐元,對于像大眾這種年銷量過千萬的企業來講,絕對是一個非常大的利潤的提升,成本的下降。那么像NOX這種氮氧化物這種柴油發動機很難避免的一個污染物,所以只能用尿素來進行中和,有點像我們汽油機(15:11)效果一樣的。這次盡管柴油的排放越來越嚴格,尿素的容量沒有提升,換句話說你還想達到符合法規的標準只能在排放上作假。

張琦:從電子氣閥這種,去年大眾"排放門"其實只是冰山一角。
郭毅寧:對,這次因為"排放門"這個事件引申出了幾個企業聯合作假這么一個事實,最重要一點是什么呢?這個事其實是被德國政府所默認的,德國政府其實是知道這個事的,最有意思的是,他們可能非常團結,因為德國媒體暴出,說比如像福特、歐寶想加一塊兒玩,沒戲,我不加你玩,因為歐寶現在已經不屬于德國品牌了。那福特毫無疑問,盡管在歐洲研發的,在歐洲制造,但是仍然不是一個德國品牌,所以我們不帶你玩。都是一些德國企業非常團結來做這件事。

張琦:所以表面上看大眾、保時捷、寶馬、奔馳這是三個獨立的集團,有一種競爭關系,但是其實內部,包括政府也是有意無意地默認他們的一種抱團行為。
郭毅寧:對,所以這個事后續影響還是非常大的,應該會超過之前的比如像柴油排放門,因為實際上對于很多大眾的企業的員工來講,覺得這個事我辛辛苦苦干了一輩子,我向往這個企業,我希望這個企業是積極向上的,我不希望我們辛辛苦苦工作的企業現在面臨這么一個問題,尤其是對于公眾來講是一個欺騙的行為。這個欺騙的行為不僅僅是對企業有傷害,對我們員工也是有傷害的。

張琦:既然欺騙,所以法律上對于這樣的一個聯合壟斷是有一個判罰標準的,比如說按照歐洲的反壟斷規則,對于參加類似卡特爾的企業最高可以處罰相當于全球年營業額10%的罰款。
郭毅寧:這就是數字非常大了,年營業額的10%,像大眾這種集團,可能面臨超過200多億歐元,這個數字非常龐大。

婉喬:我還挺好奇,這一次還涉及到其他哪些品牌呢?BBA都中招了是嗎?
郭毅寧:比如像戴姆勒就是150億歐元,寶馬就是94億歐元,實際上都是天文數字了。

張琦:所以對這五家企業來說其實受影響的層面不只是那批工程師。
郭毅寧:沒錯,而且這個事其實據德國媒體報道是董事會批準的,關于尿素容器大家統一這么一個容器,是董事會批準的,換句話說至少在高層上。

張琦:而且奧迪在這事里面也是牽頭的,說大家都用8升,你們誰也不許把它用成9升或者10升,提高這樣的容量。
郭毅寧:他們內部叫"君子協議"。

張琦:誰也不許超過這個量。
婉喬:這個應該是叫"小人協議",不應該叫"君子協議",如果跑一萬英里柴油車運行的時候,它的所有排放的NOX當中所需要的尿素是至少19升,他們放了8升遠遠不足。如果說真真正正這個事處罰完了,他們要把這個改回來,同時這個成本又增加了,就是說不僅面臨的罰款,這個成本又提升了,因為要把原來的8升拿出來換成19升這樣一個容器罐。

張琦:對,處罰成本,違法成本那么低的話大家都去騙錢了。
婉喬: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郭毅寧:前段時間保時捷報出一個新聞,有可能在2020年來公布是否將來還會生產柴油發動機。因為就目前的排放法規來講,柴油發動機氮氧化物污染其實還是很嚴重的,包括可吸收顆粒物,如果說像尿素這個事被大家暴出了,如果想繼續靠這個作假是不可能了,所以你就踏踏實實柴油車別生產了。

張琦:他們其實也是有領地意識的,比如說德系廠家聯合起來跟日系,日系你要發展電動車或者混動技術我們來搞柴油,我們這么玩也不帶美國車企玩,有一點抱團。
郭毅寧:其實一直以來柴油技術在歐洲來講是非常先進的,相對于美國和日本企業,但是因為法規的問題,所以歐洲企業,包括PSA,他們也是面臨著非常大的一個技術瓶頸,也會考慮到將來的發展,比如說電動車或者說我們在傳統的汽油內燃機上會有新的挖掘,但是對于柴油車來講可能目前是一個非常大的困境。

張琦:所以德國行業人士披露說"柴油門"就像一個"毒瘤"一樣,給它抹點什么潤膚露是根本消除不了的,必須從根上化療才能治好德國車其當中的這顆"毒瘤"。
郭毅寧:沒錯。

張琦:現在北京時間10:20分,三秒說了,你們聯合起來做點好事行不行?全都聯合起來造假,現在德國人呢?也不靠譜了。水戶洋平(音)說了,南五環從西向東,從團和橋一直都堵到狼垡了。
北京時間10點22分,歡迎各位繼續鎖定收聽汽車天下每周三車事風云榜,大家好,我是張琦。
婉喬:大家好,我是婉喬。

張琦:繼續來關注一下咱們這周車事風云榜當中的大事件。北成九爺說了,早就想吐槽一下德國制造了,我們公司一個關鍵部件就是德國制造商來提供的,這些年質量不穩定,加上不靠譜的售后就開始懷疑他們制造的品質了,之前老覺得德國人挺老實的,后來發現他們是在經濟利益的驅動之下,也是像咱們剛才分享的新聞一樣,有點不老實的行為。
婉喬:開小會,自己定自己的標準,省錢就行了,這太不靠譜了。

張琦:另外關注一下奔馳決定退出DTM轉頭電動方程式賽車,這是昨天早上剛剛報出來的一條新聞。
郭毅寧:其實DTM剛才我跟齊宇還聊了呢,DTM可以說是技術含量非常高的一個賽事,堪稱是房車里面的F1,應該是這么說。我覺得可以分享一個小故事,原來有一個媒體人跟我講過,他在德國坐過幾次DTM,這是一個試乘,純賽車。當時他就說坐在一個專門給他加了一個副駕駛的椅子,駕駛員說你坐上來吧,戴上頭盔,把眼鏡戴上去。準備好了嗎?準備好了。走吧,加速。然后就跟我說,他當時記得是四點式安全帶,這個不像我們平時家里那種三點式安全帶,這個對身體的束縛是非常強的,然后前面一個彎道,速度非常快,直接一腳重剎,出現什么情況呢?眼鏡直接撞風擋上了。

張琦:眼鏡飛出去了?
郭毅寧:對,你想想這個頭盔夾著眼鏡呢,力度是非常大的。所以剎車非常強,可想而知這個DTM真是房車里面的F1,然后一腳剎車眼鏡飛出去了。現在他轉頭電動方程式,我覺得是一種新的嘗試和未來戰略的一個考量。

張琦:為什么?他拋棄了其他小伙伴自己去電動方程式了?
郭毅寧:對,因為其實本身DTM是德國房車大師賽參加的只有奔馳、寶馬和奧迪。只有這三個品牌,那么奔馳率先做出這個決定,我要投入到電動方程式這個方向,為什么?是因為首先一點,第一從企業戰略來講,未來的十年甚至二十年有可能主要的精力全部投入到電動車的研發中,大家知道實際上很多我們民用車的技術是來源于賽車的,只有在賽車領域有更多的挖掘更多的投入更多的產出和更多的回報,以及技術上的積累,才能讓他的量產車技術更成熟,更高效。

張琦:但是很多朋友認為電動車實際上是一個彎道超車的一個途徑,或者一個時機,比如像全新的一些品牌,未來,他們就是在研發出來第一款車叫做N9,這個車先參加了電動方程式賽車,然后把它的技術下延到量產車之上。傳統的一些品牌像奔馳、寶馬、奧迪,在電動方方程式去發力,比得過這些新興廠牌和新興資本投入的一些品牌嗎?
郭毅寧:其實我是這么認為的,可能在前期來講,沒有新興資本投入的品牌更靈活,但是一旦這種傳統車企能夠發出自己的產能的優勢,無論是成本,包括供應商的進貨量等等這些,實際上比新興的企業優勢更大,這是毫無疑問的,比如說無論特斯拉也好,還是未來也好,每年產量就那么多,比如說以后這個市場非常大了,奔馳利用自己的銷售渠道,利用我自己各方面的運輸渠道等等,充分激發自己的生產產能,把傳統一部分燃油車停產了,把這些產能釋放到電動車領域,毫無疑問,它的成本一定會下降的,成本下降之后競爭力會比新興的要大得多。

張琦:這對于傳統車企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優勢。
郭毅寧:沒錯。

婉喬:我想聽聽齊宇怎么看,你有接觸過德國DTM房車大師賽,包括他這一次退出有了新動作。
齊宇:對,剛才毅寧也說,其實我也坐過這個DTM賽車。

婉喬:你什么感受?
齊宇:跟他說得差不多,很夸張的,像我們平時偶爾還跑跑賽車,我覺得坐到人家的賽車里面理論上應該沒有那么大驚小怪。但是我覺得我的眼珠子快出去了,確實整個賽車在賽道上的速度、剎車力度都給你挺震驚的一種表現,你感覺自己被牢牢捆在椅子上,非常的痛苦,真的比坐過山車還要夸張一些。因為它的所有的轉彎的時候跟你想象中的快速轉彎是完全不一樣的,非常夸張。就像剛才毅寧說的DTM房車錦標賽它的技術含量其實是非常高的,但是現在我覺得沒有辦法,因為各個車企都已經轉戰到電動車的領域,包括前幾天我們去跟沃爾沃的高層也有一個懇談會,也在聊,包括到2025年會有100萬輛的包含電動機車的產能銷量,所以他們大家都是對于所有電動車未來的趨勢是已經認可了,不管它到底是不是彎道超車也好,還是怎么樣也好,所有大的車企都已經認可了,所以我覺得進入這個電動方程式是一個趨勢,也是像剛才毅寧說的,大家通過這個電動車的賽事去積累一些經驗。比如說作為傳統的汽車制造商來講,我覺得他們有他們天生的優勢,不管是在底盤還是在懸掛這些,優勢是一直以來日積月累的。

張琦:對,只不過驅動方式變了一下,從汽油機變成了一個電機了。
齊宇:對,但是其他方面的優勢全都在,包括汽車的這些制造方面的經驗,所以我覺得他們轉戰到新的不同的領域的賽事,但是他們的優勢依然是在的。

張琦:引路(音)說了,奧迪已經在電動方程式了,寶馬18年,奔馳19年,已經是最晚的了,關注一下現在,電動方程式都有哪些成員在里面呢?
郭毅寧:現在除了奔馳新加入之外,傳統的車企像剛才那個聽眾也說了,奧迪,除此之外還有雪鐵龍、雷諾,這兩個法國車企還是非常熱衷的,而且雷諾成績好像還不錯,然后捷豹、未來。

張琦:這兩個新興品牌是純電動,電動車廠。
郭毅寧:沒錯,他們也希望通過這項賽事在全球打出自己的影響力。

婉喬:你們剛剛說到奔馳新加入這個領域,電動方程式賽車,我關心的是他退出了DTM,那DTM現在就是兩個品牌在比賽?
郭毅寧:所以像傳統這種賽事,出現這種問題,要么停了,要么邀請其他廠家來加入。其實我想說的是,電動方程式在北京也辦過,在鳥巢我記得,好像是每年一屆。

張琦:而且比較特別的一點是一個街道賽。
婉喬:不是賽道里的?
郭毅寧:對,鳥巢周邊的路面非常平整在那擺成一個賽道。

張琦:所以昨天奔馳發出這個聲音說我們要退出DTM了,寶馬跟奧迪在幾個小時之后馬上說了,我們也得重新估值一下我們在DTM當中的地位和作用價值了。
郭毅寧:其實DTM主要車型就是,表面看就是C、3系和A4,當然里面是完全不一樣的,他們用的都是V8的,前置后驅的一個布局,但是外形看起來是這三款車型,希望能夠通過這種方式對于品牌對于車型有一個知名度的提升。

張琦:所以雖然操場換了,以前可能是水泥地,未來換成另外一個操場了,但是我們一起玩的小伙伴還是不分開,在另外一片場地繼續來玩,這也是政策,包括未來車企發展的一個方向所引導的結果。引路說了19年保時捷也會出退出WEC然后來電動方程式賽車。越來越多其他廠商也會加入到電動方程式賽車這里面來。
郭毅寧:說明大家對未來電動車的領域是非常認可的,毫無疑問,剛才我也提到了,你需要在這種電動賽場上來印證自己。

張琦:關注一下,寒(音)說了,說我有一輛三年半的邁騰,正常是4S店保養,在高速上發動機突然熄火,4S店給出的解釋是發動機暴死。還能不能尋求索賠?因為我是全程4S店保養,應該是他們的質量問題。您把您的反饋投訴,投訴到我們的維權平臺,關注1039汽車天下底部的菜單欄,然后點擊節目互動投訴就可以了,每天我們都會關注我們的投訴平臺,最新的案例也會有后臺主持人聯系,用6515這四個打頭的電話跟您做一個溝通還有電話錄音。現在北京時間10點32分,進入半點廣告,廣告之后關注一下,依然是電動汽車給我們帶來的一些新的技術,e-Pedal電子踏板,到底有什么樣的神奇之處呢?廣告之后跟各位一起來聊。
北京時間10點39分,歡迎各位繼續鎖定收聽汽車天下,各位好,我是張琦。
婉喬:大家好,我是婉喬。

張琦:周三了,又是4、9限行,各位早晨堵得辛苦的朋友在車里面聽聽節目,來緩解一下焦躁的心情,繼續來關注咱們的車事風云榜。還有新消息,依然是跟新能源電動汽車相關。你看一個汽車大方向的轉移會帶來多少的新技術,一些變化。現在日產的新聆風將會搭載一個新的踏板,叫做e-Pedal,電子踏板。這個踏板有什么神奇之處呢?從技術方面給我們解釋解釋。
郭毅寧:其實很直觀的一個就是只有一個踏板。

張琦:沒剎車嗎?
郭毅寧:以前手動擋的車有三個踏板,從左邊開始算,離合器、剎車、油門。自動擋的車就是剎車和油門。這個只有一個了。

婉喬:就是剎車加油門。
郭毅寧:對,然后我看到這個新聞瞬間想到其實這種設計我以前開過。

婉喬:i3是嗎?
郭毅寧:不是,大家應該也都開過,知道是什么車嗎?

婉喬:我知道了,碰碰車是嗎?
郭毅寧:對,小時候開的碰碰車只有一個踏板。

婉喬:我們是有童年的。
張琦:沒有剎車嗎?

郭毅寧:那個碰碰車真的只有一個踏板。

張琦:碰碰車右邊是油門,左邊是剎車。
郭毅寧:沒有。

婉喬:左邊是空的。
郭毅寧:你說的是卡丁車。碰碰車真的只有一個踏板。沒有倒檔,碰碰車好像想倒的話,踩住油門,然后特別快打輪就會往后倒。

婉喬:如果童年的記憶很深刻的話,這個e-Pedal新的踏板應該是很OK的。
郭毅寧:但是這個實際應用的方式和碰碰車是完全不一樣的,是因為這個踏板是又能剎車又能油門,比如說我們在加速的時候我們踩一下這個踏板,我需要剎車或者滑行的時候抬起這個踏板。剛才我和齊宇還討論這個問題,里面有一個什么問題,就是需要人能夠適應這個踏板,因為機器它不知道你是想滑行還是想剎車,所以它會根據你抬起踏板的速度來判斷你到底是滑行還是剎車,總之它會跟你踏板抬起的速度來調整回收動能這么一個方式和力度。

婉喬:我怎么感覺要是開這樣的車這樣的踏板,最好是光著腳,因為它的觸感會更好,能夠感覺到,每一個腳趾頭怎么樣使力可能方便用這個踏板。
郭毅寧:對,其實電動車這種問題以前已經有過,比如像寶馬的i3很明顯,它分了大概三檔,三種不同的回收動能的力度,在最夸張的一檔是當你抬起油門踏板的時候,它自己感覺跟剎車一樣,一下就停下來了。

齊宇:當時好多人開i3的時候覺得有點不適應,現在我們說的這個技術其實也是這樣,更多的是一個前沿的技術的概念,但是真正可能我們也都還沒有體驗過,但是我個人是認為像這種技術推出來沒有問題,但是更多的應該是不是全球應該有一個統一的規范或者怎么樣,有一個統一的標準,否則這家有這么一個技術,那家有那么一個技術,我們作為消費者或者駕駛者要去適應不同的技術,其實還是比較有危險系數的。
郭毅寧:非常危險,比如說我現在就是想滑行,但是因為我沒有開過這個車,我按照以前開車的方式抬起油門踏板了,但是這個車瞬間制動了,那很有可能造成后面車追尾,安全性其實是很重要的一個考量。

張琦:對,從駕駛習慣上來講這個電子踏板是把我們駕駛的動作簡化了,比如說它介紹在上坡的時候如果你要停車或者是想駐車的話,你只要抬起油門,根本不用踩剎車,油門抬起來它自己就停了。
郭毅寧:這個時候很多車就有這個功能,比如說大眾、寶馬很多品牌都有這個功能,你在有坡的情況下,抬起油門,就可以駐車了。比如像奔馳的方式是剎車踩到底會激活。

婉喬:感覺如果有了這個踏板基本上沒有空檔了是嗎?一直是P檔和D檔感覺。手剎還有嗎?
郭毅寧:手剎應該是有的,如果大家對這個技術是非常適應的話還是非常簡單的,我甚至于右腳,剎車和油門來回換的動作都不需要了,直接一只腳踩到底就可以了。

張琦:一個油門就沒了。
郭毅寧:對,這個更簡單了。

張琦:咱們正在收聽節目的聽友們有沒有正在開著i3的,或者您家里試駕過i3的,來說說看,您對這個電子踏板的感受力度如何,一抬油門車不滑行而是有一點剎車的感覺,以后有可能所有的電動車都會用這樣的e-Pedal。
齊宇:其實類似這種動能回收,我之前有一個同事,到現在仍然是接受不了電動車,為什么?因為他覺得這個動能回收太猛,他會暈車,因為他傳統的意識還是普通車那樣,滑行多遠,心里有一個預期,這個一抬油門瞬間制動了,類似制動那種效果了,他就會暈車。

張琦:所以這個就是適應過程,剛才我們說卡丁車,你到卡丁車里邊左腳剎車右腳油門,然后最危險的是女孩開完這個車門開自動檔的車一開一上車,把剎車踩死了,這個是非常非常危險。所以大家需要有一個適應的過程。
婉喬:我覺得如果要是真的普及了e-Pedal這個踏板的話,我覺得駕校是不是也要,比如說婉喬來報名了,說你準備開什么車?我說我開一個日產。說你要報B班,因為那B班是專門學那一個踏板的,會不會有這種課程。

張琦:大寶問了,那需要急剎車怎么辦呢?還有說開完這種車是不是就不允許開別的車了?要不然事故率得多高啊?
郭毅寧:所以這就是以前的車我們現在開的傳統的車,應該是人來控制車,今后這種車更多的是人要和車有一個非常完美的配合,你需要讓它領會到你的意圖。比如像剛才的聽眾說我剎車怎么辦?我理解就是非常快速的抬起油門踏板,它就會默認為你要剎車。比如我現在就是想滑行,比如前面紅綠燈還有幾十米,滑過去,那我就比較緩慢地抬起油門踏板。

張琦:北城九爺說了,以前經常有誤把油門當剎車釀的一些事故,這回會不會有更多的烏龍事件發生呢?還有石班(音)說的,這樣的設計非常好,很適合殘障人士,是不是專門為他們來設計的?
郭毅寧:應該是有這方面的考慮,剛才婉喬說那種,執照,比如說咱們普通E和D,A和C,但是可能有一種是專門針對殘疾人朋友來駕駛執照,比如說你只有用右腿來控制車的話,實際上自動檔車是可以的。

張琦:這會不會是自動駕駛前的一個過度產品,因為未來電動駕駛,電動車肯定是要往自動駕駛的方向走的,不管各個廠商,其實技術方面都可以實現了。
郭毅寧:對,其實我個人覺得這個其實跟自動駕駛沒有太大,因為自動駕駛我們從技術上目前各個廠家已經有非常完備的儲備了,換句話說如果法規允許的話,現在可以瞬間有很多車可以量產進行銷售。這個車實際上是屬于一種全新的嘗試,這項技術,但是它能否引起一個技術的革命,就像剛才齊宇說的,這需要一個普及的問題。

婉喬:因為我不知道它的目的在哪?弄這一個踏板和油門和剎車分開的區別在哪?除了省地,就一個踏板。所以我就在想目的是什么?除非說好處特別好可能有很多廠商會用,但是你剛才也說了有很多隱患在里面。
齊宇:我覺得是這樣的,更多的還是一個新技術的概念,尤其是像一些日本的車廠,他們會推出很多讓你的駕駛或者生活更加便利的技術,跟歐美的技術可能會有一點點區別,因為他們更習慣于怎么讓你生活變得更簡單,我覺得更多停留在概念的階段。像我跟毅寧我們倆說半天,其實誰都沒開過這個車。真的我們什么時候能試駕完了再談這個感受可能就會更加明確一點。所以它還是停留在概念階段。

張琦:米其林說我覺得這樣更安全。還有石班說倒車怎么辦?倒車你直接掛倒檔,倒車跟這個踏板沒有關系。現在北京時間10點49分,我們來關注一小段路況信息,之后關注一下新車。
北京時間10點50分,來關注汽車天下車事風云榜,大家好,我是張琦。
婉喬:大家好,我是婉喬。

張琦:先來關注一下咱們好司機團隊爭霸賽,最近相信各位在各個檔節目當中都會聽到主持人之間有一個交通臺主持人之間"開撕"了,這是怎么回事呢?
婉喬:這是一個五人對五人的司機團體比賽,參加著可以在好司機養成記的APP上面比拼團體的"駕商",駕駛技能和你的人緣人氣,本周的這七天里是大家完成組隊任務的黃金時機。因為您越早組建團隊,越早開始積累成績,優勢會很大。而且這兩天很多聽眾都在說了,說我已經注冊了,怎么組隊?其實你可以選擇自己當隊長,或者是加入朋友組建的隊伍,當然如果您是隊長的話,您就要把您自己的團隊頁面分享給您想要邀請的司機朋友的微信里,這樣他就可以通過微信分享的鏈接看到您團隊的接頭暗號,就可以加入到您的戰隊了。當然現在還有五對五,張琦就是其中一個隊伍當中的。

張琦:對,我是屬于氣如虹聯盟的,我們聯盟李麗是隊長,里邊有郭偉、李一、我還有顧峰,我們這幾個是屬于紅隊,氣如虹聯盟。關注一下藍隊都有哪些呢?藍隊隊長是楊洋(音)里面隊員是林賀(音)、媛媛、佳佳(音)還有盛博(音)在藍隊里面。您可以通過這個APP把您的駕商的積分和得分全部捐贊到這兩個隊當中,我就不小心捐助了我們隊,我們隊現在得分是397828,藍隊是350690,每個人捐幾百分很容易捐到三四十萬。
婉喬:是的,但是隊伍當中是有臥底的,我昨天已經猜了一下,可能沒猜中。

張琦:你猜藍隊哪個是臥底吧?
婉喬:我猜林賀是臥底。

張琦:我們隊呢?
婉喬:你們隊昨天不是說了嗎,郭偉比較像。

張琦:等最后一天誰是臥底這個才會揭曉。
婉喬:如果是你的話,張琦,從此咱倆…

張琦:繼續回到新車的話題,每周三汽車天下車事風云榜,G級車應該是很多喜歡越野車車迷們內心躍不過去的一道坎,再不喜歡越野車,一提到G級可能很多人都會覺得這個車太經典太漂亮了。
郭毅寧:對,奔馳G要想聊的話,一天都聊不完。這個新聞是創作一個記錄,奔馳G第30萬輛下線了。但是剛才我還跟齊宇說呢,這個奔馳G從1979年投產到現在,剛賣了30萬輛。還不如我們的哈佛H6去年半年賣的多呢,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價格也不一樣。我覺得奔馳G真的是一款非常非常經典的車。

張琦:現在已經38年歷史,才賣了30萬輛,不走輛的一款車,但是它的經典程度在很多人心目中,特別是那三把大鎖。這個齊宇給我們介紹介紹吧。
齊宇:我其實剛想說的是除了這三把大鎖,這三把大鎖已經在所有車迷當中就是三個神器,大家都已經很了解了,現在更多的,更想說的是這是一臺神車,雖然說我們整體銷量才30萬,但是到現在為止,我覺得一車難求,而且價格非常的堅挺,不管是二手車新車,新車還要加價才能拿到,而且這個方盒子開在路上,它是一個你的身份、地位以及收入的一個象征。

郭毅寧:其實這個方盒子有一個故事,當時這個奔馳G剛出來的時候,當時歐洲的媒體評論這個車設計,說了一句話非常經典,奔馳G的造型是任何一個第三世界國家的鐵匠拿錘子都能給鑿出來的,沒有任何線條,直來直去,造型非常簡單,但是這么經典的造型就因為時間的傳承,從79年到現在沒有什么大的變化。

張琦:有兩輛車是在每一代換代的時候都有高度的車身貼著偽裝膜,但是車迷根本就不用猜,一輛是911,另一輛就是G,它們兩個造型從這么幾十年傳承下來沒有太大變化。
齊宇:它的內飾好像發生了一點點變化。但是外觀一直是這樣,一直看上去全都是這么美,而且在任何的年代,隨著年代的變更一樣很美。

郭毅寧:它最重要的一點是男女通吃,男的特別喜歡,覺得我要開著這個奔馳G去西藏周游全世界,而且你看大街上開奔馳G的女的也特別多。

張琦:我老覺得開G特別不環保,因為將近3噸的一輛車,拉著一個100多斤的人,其實你的油耗各方面不太環保。
婉喬:買這種車的人就不在意油耗了。

張琦:所以全新一代G級要馬上跟各位見面了,將搭載奔馳自己研發的九速的變速箱,樣子方面我們這次沒有給各位準備關鍵詞,不用猜,肯定還是方盒子造型,但是會增長六缸渦輪增壓柴油發動機,包括能效比,內飾電子屏方面會繼續沿襲現在奔馳的一些設計語言。
北京時間10點56分,咱們每周三車事風云榜,今天先跟各位聊到這里,再次感謝來自鳳凰汽車的毅寧,還有齊宇,謝謝兩位。

——結束——













網友評論
分享到: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鳳凰網保持中立

577777开奖广播直播室_577777开奖广播直播室|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