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 1月
  • 2月
  • 3月
  • 4月
  • 5月
  • 6月
  • 7月
  • 8月
  • 9月
  • 10月
主題介紹

現如今,最火的絕對非互聯網莫屬,大家熟悉的有互聯網自行車、互聯網空氣凈化器,只要帶上互聯網三個字就一定是新鮮的時代感很強的產品。在汽車領域,互聯網造車也吹響了號角,法拉第未來、樂視汽車相信很多人都知道,蘋果和格力也宣傳要制造汽車。那么,互聯網汽車究竟是何方神圣?它對傳統行業會產生什么樣的影響呢?今天我們邀請鳳凰汽車內容運營總監劉建東和策劃中心主編郭毅寧來聊一聊,互聯網造車的風云變幻以及未來的趨勢。

嘉賓介紹
  • 劉建東:鳳凰汽車內容運營總監
  • 郭毅寧:鳳凰汽車策劃中心主編
互聯網造車的風云變幻和未來趨勢是什么?

主題:0103互聯網造車的風云變幻和未來趨勢是什么?

張琦:北京時間10點05分,歡迎各位繼續鎖定FM103.9北京交通廣播汽車天下,各位好,我是張琦。

婉喬:各位好,我是婉喬。

張琦:今天我們跟各位聊聊看,在我們這個每周三的新鮮板塊當中車事風云榜,跟各位聊聊汽車的一些新變化還有趨勢,造車行業經歷100多年,之前從沒有被其他的一些新技術所代替,或者是革新,然而隨著新技術科學的發展,尤其是被認為我們20世紀最牛的發明之一依舊互聯網了,現在互聯網,當它借入這個傳統造車行業的時候,互聯網+時代,感覺什么都要跟互聯網+來發生一點化學反應,才夠符合當下這樣一個發展趨勢。

我們的傳統百年造車行業能不能夠經得起這樣的互聯網+時代的考驗呢,比如之前蘋果公司說我要造汽車了,人家說你不是賣手機的嗎,開始造汽車了?樂視說我要也造汽車了,做互聯網內容的開始要造汽車。董明珠阿姨也說了我也要造汽車了,格力也要造汽車了。所以賣空調的也去造汽車,很多人覺得是不是現在誰都能造汽車了。

婉喬:只要想造汽車就能造出來嗎。

張琦:對,互聯網造車概念這兩年特別特別火,所以今天我們節目當中,汽車天下跟大家分享的是互聯網造車這幾年的一些風云變化以及未來的一些趨勢。有請到我們來自汽車天下的好朋友,來自鳳凰汽車內容運營總監劉建東,歡迎建東。

劉建東:大家好,我是劉建東,鳳凰汽車。

張琦:好,也繼續歡迎來自鳳凰汽車策劃主編郭毅寧來跟我們做客直播間分享這樣的事情,歡迎毅寧。

郭毅寧:大家好,主持人好!

張琦:這兩天我們互聯網造車這個詞夠熱,剛才舉的這些,蘋果要造車,格力也要造車,你們怎么看的?

劉建東:其實你剛才說的各個企業造車,像傳統企業,我剛才想到一個詞,叫奧克斯,不知道你們有沒有印象?

張琦:奧克斯不是空調嗎?

劉建東:大概印象中是2002年,2003年那會兒,這個企業好像造空調非常火。那段時間,好像這個企業造過一段時間汽車,SUV,但是它只造了大概半年左右,因為你也知道造汽車絕對不是造空調那么簡單,所以這個企業大概造了半年基本上就沒有下文了。

張琦:那時候是不是因為太早了,還沒有互聯網介入,新概念介入,沒有新資本的介入呢?

劉建東:對,它就是很傳統的那種硬件式的硬連接,比如我把廠房轉移,或者說調整也好,直接造成汽車了,這我覺得其實是很滑稽的一件事。

張琦:我覺得汽車誕生一百多年了,并不是說我想造就能造的出來的,但是為什么那么多廠家現在都要來造汽車呢,是因為大家今天都明白為什么,因為汽車掙錢。作為這些互聯網企業,他覺得能夠把汽車和互聯網做一個有效的連接,可以說顛覆傳統的汽車理念,做一次革新,因為互聯網最喜歡講革新這個詞。

張琦:今天早上上節目之前,微信里面還有朋友圈當中有這個廣告推送,法拉第Future這個品牌,百年車企,什么顛覆革新,計劃未來,這全部都是大詞,原來法拉利FF今天要發布一款新車了,這個CES。

婉喬:就在北京時間的今天上午9點半開始了這樣一個算是全球首款量產車的一個發布。

郭毅寧:大家一定要聽清楚,是法拉第,不是法拉利。這個品牌其實是樂視投資在美國做的一個類似于特斯拉,也是想要向特斯拉挑戰的這么一個純電動車品牌。

張琦:對,這個品牌,包括樂視你也說了,包括法拉第,還有樂視,包括其他以后我們要聊到的未來,現在市場上已經有不少能拿得出來的成型車了,我們來舉例仔細分析一下這個成型車,看看到底是概念造車,還是有技術有實力給我們帶來這樣一些新車款?

劉建東:剛才也說了,汽車企業發展了100多年,它絕不是說像造一個手機,有很多供應商,我找一個好的設計師,把這個東西拼到一起,它就能夠成的。我覺得作為一個想要造車的企業來說,有三點是必須具備的。我們才可以稱之為它是一個至少看起來比較靠譜的造車企業,最關鍵的是得有錢,但是對于中國這些互聯網企業來說,錢其實不是問題,中國大把的投資熱錢都在投這個企業。

第二,我覺得最重要的得有人,就是汽車行業這個人才可能分布更加廣,因為汽車有幾十萬個零部件,可能會涉及到上百,幾百個領域的專業人才,所以人在汽車行業特別的重要,沒有專業的人,這個事基本上是做不成的。所以大家能看到很多這種互聯網企業大肆地招人,從奔馳,寶馬這些企業高薪挖人。

第三,我覺得得有技術,這個技術是什么?首先第一,這些新的互聯網造車企業,大部分造的都是新能源車,就是我們所說的純電動車,純電動車可能首先就是電池的技術,還有電控的技術,這兩個是非常重要的,其實這也是特斯拉能夠發展起來的一個原因。

第二,我覺得可能現在所有的互聯網造車企業最缺的一個技術就是傳統汽車技術,說白了,無論怎么樣,無論它是純電動車,汽油車,還是混動,它最根本的還是一輛車,但是車本身的技術其實是很壟斷的,基本上壟斷了全球這幾個大汽車集團手里面。

我們之前看,其實特斯拉能夠發展起來,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因為奔馳給它幫了很大的忙。

張琦:如果你是奔馳車主,或者上一代車主,這一代有一個按鍵,按紐包括操控感設計變了,上一代的奔馳車主,不管你是E還是C,你進到特斯拉里面會發現……

劉建東:幾乎跟特斯拉是一樣的。

張琦:對,你的車窗按紐,各種操作感跟奔馳是一樣的,不知道特斯拉和奔馳之間達成了什么樣的協議。

劉建東:但如果沒有奔馳大力去幫忙,特斯拉絕對是做不起來的。

張琦:其他的廠商能不能走這個捷徑,還是得剛才建東說的這方面說的算,錢還有人,還有新技術,關于錢,其實我們這邊拿到一個最新的調查,是我們的下午一檔節目,聯誼會的合作伙伴公司給我們一項調查,隨便我們先公布幾個汽車品牌他們拿到投融資,比如像起點汽車,36.2億元,樂視超級汽車64.8億元,威馬汽車A輪拿到了大概10億美元的投資,游俠汽車拿到了0.01億,還有FFC內部孵化現在還暫時沒有消息。所以你看只要一融資,對于汽車行業來說都是上幾十億的融資。

郭毅寧:你說的這些數據都是美金,是吧?

張琦:對。

劉建東:但其實我個人覺得從造角度來講,這些錢其實還遠遠不夠,差遠了。

婉喬:啊,這么燒錢啊。

張琦:其實傳統的汽車企業他研發一款新車大概需要三到五年的時間,就是純研發費用可能就需要二三十億美金,就是一款車的研發費用。

婉喬:你說的研發不能包括他已經出了一個成品車或者一個樣車,只是研發階段。

張琦:就是從設計畫圖,做模型,做樣車,去測試,全球各地去測試。

郭毅寧:我給你舉一個例子,大家知道雷克薩斯LS400,大概1989年那會兒在美國投產,就是推出這個雷克薩斯品牌。豐田為了推出這款車,大概齊是投了將近100億美金,那個年代100億美金,同時有1萬個工程師來做這件事,只為了這一輛車。

婉喬:我特想知道它多少年收回了成本?

郭毅寧:這個東西不是咱們考慮的,我覺得應該很快,因為雷克薩斯在美國賣的很快,我只想通過這個例子表明造車這個事絕對不是那么簡單的,尤其是剛才張琦說的,幾十億美金就想做一個事,做一個廠子,做一個品牌,做一個車,我個人覺得希望不是特別大,豐田造車它有非常成熟的經驗,有非常成熟的供貨商,有非常成熟的研發設計等等這些,他推出一款車都需要這么大的投入。

我們可以想一下,我們現在做一款電動車,尤其是說實話,剛才建東也說了,對于電動車,它的核心是什么,是電動技術,馬達,電機,像電池這些。但其實我覺得這些技術和汽車傳統的比如說舒適,安全,車身構架,跟這些技術差遠了,其實真正的核心是在那塊。

張琦:對,所以這些廠商要為了拿到投資人的錢,他們要怎么樣把這個餅給他畫好了,我要烤個比薩,我怎么樣把未來的藍圖給弄好了,這就是我們一會兒要跟大家討論的,到底怎么樣讓投資人能夠相信說我投這么多錢給你,能夠讓你看到未來,好,接下來10:15分,進入我們的一小段路況,接下來回到汽車天下。

張琦:好,北京時間10:19分,歡迎各位繼續鎖定FM103.9汽車天下,大家好,我是張琦。

婉喬:大家好,我是婉喬。

張琦:剛才播路況的時候,各位一定沒有想象到霧霾對我們高鐵運行也會產生影響,以前可能霧霾少一些,現在霧霾越來越大的時候,也要做好健康防護。

婉喬:是的,我們節目的獎品是由遠大空氣凈化器提供的價值380元的大禮包兩份,內涵便攜空氣凈化器遠大移動肺保兩個,凈化空氣,殺滅細菌,遠大空氣凈化器讓家人呼吸捷徑好空氣,好空氣,找遠大。

張琦:各位可以來發送你對互聯網造車的一些想法還有觀點到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1039汽車天下,看看您怎么樣來看互聯網造車,這樣的風口到底是噱頭還是真正是顛覆行業的一種舉動,可以加入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1039汽車天下,直接搜索就可以。另外,回復一下關鍵詞,回復炫酷,可以看看今天節目,比如我們一會兒聊到的未來汽車,還有小鵬汽車,包括樂視的一些汽車,法拉第最新發布的一些量產車,等等這樣一些車,他們的炫酷美圖到底是什么樣子,可以加入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1039汽車天下,發送炫酷,也可以感受一下這些未來可能會到我們生活中的汽車,接下來我們歡迎來自鳳凰汽車的內容運營總監劉建東以及我們來自鳳凰汽車策劃主編郭毅寧做客我們節目,歡迎兩位!

劉建東:大家好!

郭毅寧:大家好!

張琦:造車是需要錢的,這個錢當然是自己有錢更好,但是很多人都是自己有概念或者有理想或者是有藍圖,我要拿投資人的錢,他們怎么樣從投資人那圈錢就要看PPT做的好不好或者這個概念編的圓不圓了。

婉喬:太有經驗了,PPT做的好不好。

張琦:游俠汽車不就是一個例子嗎,發布會當天,這個汽車就是拿特斯拉稍微改了改,做了一輛樣車。我覺得雖然中國的錢很多,但是投資人也不是那么容易被忽悠的。

劉建東:我們現在看,像剛才張琦說的,可能現在看起來比較靠譜的未來汽車,樂視,還有車和家,和諧富騰,其實這幾個創始人都是有豐富的汽車互聯網經驗的,說白了,它其實并不是一個門外漢。像易車的李斌,汽車之家的李想,他們都是有過長期的接觸,可能比汽車企業更貼近用戶的去接觸汽車用戶,他們知道用戶在選車用車的時候,他們真正需要什么,但是李想也說了,我不愿意你們說我是互聯網造車,造車就是造車,我不是互聯網造車。

郭毅寧:所以說互聯網造車它就是一個概念,其實我們現在能接觸到的互聯網造車,其實我個人分析是分兩種。一種就是剛才建東說的,以這種純電動車為基本的導向,所有的比如說企業的CEO或者高管都是有互聯網背景的,這是一種互聯網造車。

另外,我舉一個例子,大家可能知道有一個叫凱翼的品牌,也是自主品牌,應該是奇瑞投資的,凱翼,它所謂的互聯網造車的概念是什么呢?從車型的命名到設計,包括油泥模型等等,全部都是在互聯網上大家投票,全球投票。比如說這個車的命名,我提供我的名字,大家選,大家投票,設計我提供五個樣式,比如大燈怎么樣,尾燈怎么樣,腰線怎么樣,最后組成了這個凱翼X3。

張琦:挺聰明的,先在互聯網上圈粉,造出來一定是你們喜歡的,這是你們自己投的。

郭毅寧:這也是一種概念。

劉建東:但是他們自己投的不一定買。

郭毅寧:所以說這是一種。我覺得投資人他為什么會考慮把錢投給這些互聯網造車企業,像建東說的,他不能因為你PPT做的好就把錢投給你,可能還是因為看到了遠大的前景,前景是什么,我覺得這個是我們需要討論的。

我個人認為,舉個例子,比如手機,以前手機經歷過什么,我這個手機,比如說是多少萬象素的,待機時間能有多長,全是各種硬件的設置,我們PK的是硬件。汽車也一樣,說我這個車加速能多快,排量能多大,扭矩能多強,我覺得將來趨勢是什么,就跟手機一樣,我們不PK硬件了,PK的是能實現什么功能,功能是靠什么實現的,是以硬件為基礎,以軟件為最終的決定權。

汽車也一樣,其實我覺得樂視這個賈老板一句話說的特別對,以后有可能汽車是免費的,就跟他們那個電視是一樣的,就是我白給你一輛汽車,但是你以后得不斷的更新,得下載,我通過這個服務來收錢。

張琦:對,就跟樂視現在玩的樂視生態似的,我電視機特別便宜賣給你,60寸電視可能只要幾千塊錢,你得買我的服務,開機之后管你要干什么,你先得給我看3分鐘廣告。

郭毅寧:我覺得這是一種全新的概念,我覺得那些投資人可能恰恰看重的就是這個概念。

張琦:來營造生態這樣一個概念。來關注一下我們的微信公眾賬號,各位可以來加入1039汽車天下來聊聊看你的我們互聯網造車還有未來出現在我們生活當中的這些互聯汽車有什么樣的見解還有個人觀點。其實消費者對這個產品,他會不會買單,不是出現在網上這樣一些藍圖或者設計,真正我們要使用它的時候還是得銷量說的算和我們的用戶體驗說的算。這樣汽車到目前,大部分都是處于概念產品,不管是跑過紐北7分多少秒的這種,未來EP9,還是現在小鵬這樣非常低廉價格的10萬左右的,在我們生活當中的自動駕駛汽車。其實未來都會到我們生活當中來的,還是得消費者來考驗考驗他們的。

郭毅寧:沒錯,消費者是最終決定權,但是像剛才說的未來的EP9去紐北跑這個事,其實我覺得咱就可以聊一聊,因為大家知道紐北其實是所謂叫綠色地域,所有的全球各個企業,無論德國的,美國的,日本的,甚至中國的企業以前也派車去過紐北跑圈,刷圈,大家以跑多快為榮。

張琦:太難了,20.5公里。

郭毅寧:落差還特別大,落差好像將近300多米,落差特別大,那個賽道特別難。像EP9,它跑了7分05秒,這個成績已經是完全可以晉升為超級跑車這個級別了。

張琦:這個成績其實是在整個紐北的成績,量產車,因為有很多廠家會專門為跑賽道造的那種跑賽道的車,但是它并非公開銷售的,這類車的成績往往會非常驚人,這個我們不算,官方的量產車的排名,這個成績是排在第三的。

婉喬:你剛才說他跑到7分05秒是排到第三的?

張琦:對。前兩名是哪位呢?

劉建東:第一名是保時捷的918Spyder,這也是一個混合動力的車型。

張琦:太貴,國內賣3000萬,基本你有錢也賣不到。

劉建東:它限量918臺嘛。

張琦:它這個成績是6分57秒。

劉建東:第二名是蘭博基尼的LP750-4,這也是一個超級跑車,基本上你可能有錢買不到,將近1000萬的車型,是6分59秒73。

婉喬:跟它差了兩秒多。

劉建東:第三名就是這個未來汽車的EP9,7分05秒,同時它也是純電動車里面的第一名,最快的,所有車型里面的第三名。我覺得未來汽車去跑這個紐北這個策略其實是非常聰明的,雖然我是一個互聯網造車的企業,我之前沒有傳統汽車造車的經驗,但是我要用我的產品去挑戰你們原來所有傳統汽車都要去挑戰的世界上最難的這個賽道,而且成績還非常好,說明我造的汽車并不比你們傳統汽車廠家造的車差。

張琦:這是為什么呢,咱們以EP9來舉舉例子。

劉建東:因為我覺得,本身汽車在消費者心中它的品牌概念就是特別特別強的,并不是一款好車你就一定能賣的好,因為我們之前在中國,可能大家知道觀致這個品牌,從我作為一個汽車編輯干了這么多年,其實觀致汽車在相同價位里面是非常好的一款車,但是就是沒有品牌,他賣那個價格和消費者對你這個品牌的預期價格是有很大差距的。

但是未來汽車它是很明白的,他看重了這一點,就是我首先要把我這個車的品牌打出來,就是我這個車如何如何,其實這都是后邊的話,并不重要。

張琦:品牌形象做的還不錯,EP9,9字頭序列,我已經可以看出這個9字,他推出這樣一款車,應該在越來的產品車序列當中是最高的序列了。

劉建東:但是按照他的產品序列,他可能后面就是EP8,EP7。

郭毅寧:但我跟建東的意見不是很一樣,我覺得其實這個車,剛才建東也說了,說在紐北跑多快,排名第幾,但是他跟那些車一比,我覺得它不能算是一個量產車。

劉建東:這個東西,什么要量產?按照國際通行的分法,我量產好像最低是三輛,就算三輛車。

郭毅寧:但是是這樣,我感覺它實際上是為了在紐北跑出這個成績做出了很多有針對性的調整,我相信肯定是這樣的。換句話說,可能這個車將來出來了,我們消費者買到的肯定不是跟這個跑紐北的是一模一樣的,因為成本。

張琦:他有可能會犧牲這個續航時間。

劉建東:都會犧牲,這是其一。其二,說對于品牌有沒有幫助,我相信是有一定幫助的,但是大家不要忘記,以前奇瑞推出過G5,這個車就去紐北跑過。

張琦:那個成績非常差的。

郭毅寧:奇瑞那個車是一個四門,是一個中級車,去紐北大概是8分多,但是那個東西,我相信奇瑞想做的也是我們突出一個品牌,我們有這方面的性能,我們調教是歐洲、美國調教,但是實際上我覺得效果也不是特別好,所以我覺得這個事,他去紐北跑,無論是它的結果,還是他想告訴大家自己的特點,這些都不是特別好的一個方向。我覺得更多的還是很多企業去做民用車,比如像幾十萬那種,像普通老百姓走進千家萬戶,這是一個正確的方向。

張琦:去紐北刷成績,除非你成績特別亮,也能夠進入這個量產車排行榜的前幾名或者前十名,讓大家記住你,其實你刷個8分多,8分多的車實在太多了,改一改,5點之后大門開放,可能很多自己人都能跑到8分多,沒有意義。

婉喬:私家車都能跑出來,是嗎?

劉建東:說實話,如果你是私家車,你要去跑,首先車好,技術也要過關。

張琦:普通的私家車還是很難跑道這樣的成績。

婉喬:我也覺得是,這得改裝。

劉建東:必須得是100多萬的私家車才可以。

張琦:前天我坐了一個車,就寶馬的M5,也跑到8分多,8分出頭,其實本身對車本身,包括對駕駛員的技術要求非常高。

婉喬:主要得看誰開。

郭毅寧:而且你那個M5,它是紐北的一個服務,一個出租車,比如我去紐北,我沒有車,我想體驗一下,大概花多少錢,200歐坐一圈,那個車手都是長年累月在紐北跑的。

張琦:一個老爺爺,我問他你在紐北跑了多少年了?

婉喬:一個老爺爺?

張琦:對,他說多少圈就得了,我在這工作50年了,你想想看,他們十幾歲的時候就開始跑紐北,當年紐北什么樣,當時可能路況還沒有這么好,他跑了一輩子,對這個彎角,怎么樣切換。

郭毅寧:這個紐北實際上最早是二戰之前的希特勒主導修的一個賽道,但是后來不斷的改進,不斷的調整。

張琦:現在變成了這樣一個很多汽車廠商都要去挑戰的這樣一個賽道。

婉喬:我們給大家解釋一下剛剛我們說到的紐北,說了這么多變,其實是紐博格林北環賽道,簡稱紐北,它是在德國和比利時的一個交界處的賽道。

張琦:所以我們都叫它綠色地域,看看聊了這么多,10:33分了,各位現在對我們的互聯網造車也展開了無盡的想象。Alex說了,我覺得這是一個躁動不安的年代,就好像一個拆遷戶突然有了錢,卻不知道我怎么花這些錢,所以大浪淘沙,等過一段時間之后大家都能夠清楚地識別到不是所有的產業都適合互聯網化,這是每個社會從發展到發達的一個必要階段,事實是檢測真理的唯一標準,而市場就是檢測互聯網試車這樣一個試金石,到底在過去三五年當中哪些企業被淘汰了,哪些企業獲得了接下來的融資投資,為什么,背后的故事又是什么呢,技術支撐又在哪里呢?進入我們的半點廣告,接下來繼續回到1039汽車天下,一會兒我們接著聊,我是張琦。

婉喬:我是婉喬。

張琦:好的,10:39分,歡迎各位繼續鎖定FM103.9汽車天下,我是張琦。

婉喬:大家好,我是婉喬。

張琦:今天節目當中我們邀請到了兩位來自鳳凰汽車的,一位是運營總監劉建東,還有一位是策劃主編郭毅寧,跟我們聊聊看互聯網造車這樣一個概念,還有現在市場上的風風云云,因為聽起來,好像格力要造汽車,蘋果要造汽車,或者是樂視要造汽車,感覺是有錢就能造汽車,但是互聯網行業有概念就能拿到融資這樣一個熱錢的情況在2016年其實悄然發生變化了,不管是互聯網加汽車,還是互聯網加其他的,比如外賣,美容等其他行業,都是在一個大浪淘沙,在慢慢沉寂的一個行業。所以在過去一年當中,這個互聯網造車的這些新品牌或者新企業在慢慢淘汰或者是悄然離開我們的這樣一些實際案例,所以我們來分析分析這背后到底是為什么呢,繼續歡迎建東還有毅寧作客我們的節目。

劉建東:大家之前也看到,有很多各種很小的游俠,我們可能之前都沒聽說過的一些企業出來,也宣布我要造汽車,我要造互聯網汽車,現在幾乎也沒什么聲音了。其實我覺得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沒錢了,投資人不投了。還有一個,他們之前說要進入這個汽車行業之前,絕對絕對沒有認識到這個行業到底有多么困難,完全是憑他們之前對汽車行業的一些了解,覺得我可能能夠做這件事,但是真正進來以后發現困難太多了,并不是像我想的,可能我有幾個億,我能做這個事,發現幾個億在這個汽車行業基本上跟打水飄似的,很快就花沒了。

張琦:對,有一個傳媒大學畢業的黃修源同學,20多歲,他自己喜歡汽車,是一個汽車愛好者,結果讀了一點資料,查閱了一些汽車設計的知識,搞來一輛特斯拉,做了做PPT就融到了很多錢,就注冊了游俠汽車這樣一個品牌,所以不到一年時間就資金鏈斷裂,支撐不下去了,到現在是有人接盤,但不知道未來怎么樣,我們還要靜觀其變。

郭毅寧:其實新興行業,長江后浪推前浪的事其實很正常,所以說進入這個行業里的時機很重要,什么時候投資也很重要,有可能我前期投,有可能我資金鏈斷裂了,我后續即便有非常遠大的前景,但是沒有錢了。但是有一點,大家需要注意,剛才我也提到了,就是吉利當時李書福,書福哥他1997年成立吉利的時候其實就拿了1億。

婉喬:美金還是人民幣?

郭毅寧:人民幣,1997年那會兒,1億已經非常多了,但是我相信它跟現在的錢比,它是有這么一個概念,現在所謂的就是燒錢,我每天是拿100塊錢在燒,李書福也是,這個概念大家能想象,就是他能夠堅持,他能夠熬出來,我覺得現在就是燒錢燒的太厲害。

張琦:整個大環境當中缺人,來來回回可能就這么點人,比如我們有一個數據,樂視汽車,舉樂視汽車一個例子,他挖到的人都是傳統汽車行業的高管或者是一些高層,比如挖去了原英飛尼迪的總經理,上汽集團副總裁,也挖去了原來硅谷一些公司的高層領導,這些傳統行業的汽車人能夠在互聯網汽車品牌中勝任嗎?

婉喬:他們能找到自己的位置嗎?

張琦:其實無論是樂視挖的這些人,他們無論是原來在傳統汽車企業還是在現在所謂的互聯網汽車造車企業,其實他們做的事是一樣的,就是賣車,代理一個品牌向前。

劉建東:這些互聯網企業最缺的是資源的整合能力,因為汽車有上萬個零部件,同樣它就可能有上百個,上千個的配件廠商要合作,給你供給配件,但整車廠要想把這些零部件整合到一起,這是非常難的。恰好這些傳統汽車高管他們是具備這個能力的,其實咱們一開始聊的那些設計,研發,可能需要幾十億,上百億美金,我們說的都是在設計,研發階段,我們還沒有說更重要的制造階段,汽車的制造階段又是一個大難題,對于這些互聯網造車企業來說,上萬個零部件,幾千個配套廠怎么來整合,這是非常難的。

婉喬:我記得剛剛建東在這一時段的一開始跟我們說,說他們是沒有想象到汽車行業有多么復雜,或者說造車是一個多么困難的事,我就特想知道它有多困難,可能給很多人的一個印象,汽車不就是一個底盤,可能我有時候底盤都不會想到,就是四個輪子,外面一個殼,有一個發動機,當然現在好多電動機,都是電池了,拿電池來驅動,幾個座位,一個儀表盤,給很多人的感覺是這樣,就跟一個電腦一樣,我把這些零部件買了,一攛,就出來了,你們覺得它困難在哪?

劉建東:郭毅寧提到吉利,可能很多朋友都聽過吉利的董事長李書福在很多年以前提過的一句話,汽車很簡單,就是四個輪子上面放一個沙發,但是看看李總現在還說嗎?

郭毅寧:他是那會兒發展階段,我覺得那會兒,吉利他們最早推出的那些車,他的發動機是豐田的,他的車身也是豐田的,所以他很多東西都是買來的,給它的組合在一起,用更低的價格去銷售,那個時候其實它利潤很低。

婉喬:所以只需要找到靠譜的供應商,你給它攛起來就好了。

郭毅寧:但是現在有一點,你作為一個電動車企業,一個互聯網企業,你能不能每年保證我從供貨商那拿多少貨,因為現在很多供貨商他是非常強勢的,比如你要想有這個ESP,像博世,像一些電樁,像日本、德國、美國的這些企業,它是非常強勢的,如果說這些企業造的車,我看不上你,或者你的產量太少,我沒比必要投,我覺得產量還步入奔馳、寶馬呢,所以說他就是會很困難。

劉建東:而且還有一點,這些零配件廠商都是壟斷的,什么叫壟斷,和很多汽車廠家是一個集團。日本的愛信變速箱,它和豐田是一個集團的,它所有的最先進的最好的產品肯定優先供給豐田,豐田用完不要的再供給其他廠家。

郭毅寧:我插一句,還是要考慮到成本,舉個例子,愛信是豐田的,沒錯。但是大家知道像POLO這樣的車,六檔,6AT,用的也是愛信的,豐田最早為什么用4AT呢,還是成本的問題,我愿意花更多的錢,我就會賣給你。

張琦:而汽車不僅僅是零配件的拼裝,你看特斯拉,瞬間造出來這么一個車,賣的也不便宜,用的奔馳的件,但是你坐它的人機工程,車是給自己開的,人家后視鏡的位置到底合不合適,后窗那個角度,包括你的這個駕駛座椅到底舒不舒服,包括后排座,坐墊長短。這些是需要一代一代車,這是為什么S級能夠這么多代的疊加下來。

劉建東:這個就是剛才我們一開始說的,那個不是像奔馳,用的就是奔馳的那個東西,因為奔馳已經用過了那么多年,經過測試考驗,它是可靠的,可以拿來直接用,它不是像。

郭毅寧:奔馳特別喜歡把以前用過的東西賣給其他企業,原來韓國的三星,都是用的老奔馳的平臺。

張琦:我再舉一個例子,就是汽車廠家其實跟這些配套廠商買這些零配件,他不光是買,他還要對這些零配件廠家這些配件進行質量的監測,他把這個件買來以后,在他自己的這個廠子里面對零配件質量進行監測。我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就是我們的這個不車門開關,來測試這個車門開關的壽命,耐久性,舉了很多,一線的汽車企業都會有一個機器人對這個車門開關,開關,可能5秒一次,開100萬次,看它有沒有問題,你想光做這一個實驗就需要很長時間。

劉建東:想起宜家那個座椅一直壓那個床多少次。

張琦:這些耐久性實驗是通過傳統汽車廠商在過去幾十年上百年的汽車制造當中一點一點積累下來的,所以當互聯網造車這樣的概念風起云涌的時候,新品牌出來的時候,傳統車企到底在忙活什么呢,其實你看特斯拉用的還是奔馳的一些技術或者一些配件等等。傳統汽車他們在這個行業又在忙些什么呢,10:49分,我們進入一小段路況之后,關注一下傳統行業擁抱互聯網時代,他們到底做了什么,一會兒廣告之后回到汽車天下,我是張琦。

婉喬:我是婉喬。

張琦:10:52分,各位好,歡迎收聽汽車天下,大家好,我是張琦。

婉喬:大家好,我是婉喬。

張琦:接下來我們繼續看看傳統車企在這樣的風起云涌的互聯網造車行業當中到底在做什么呢,到底在忙些什么呢,可能我們有點狠鐵不成鋼,但是其實他們的腳步,依然沒有停止進步的步伐。

婉喬:對,因為競爭對手又多了,有這么多人都想要擠入這個汽車行業,造車行業,他們是不是要革新自己的技術呢,我們有請兩位我們的嘉賓,鳳凰汽車內容運營總監劉建東,還有鳳凰汽車策劃主編郭毅寧。

劉建東:我覺得其實這些傳統汽車企業一直沒閑著,只不過他們現在這個傳統的汽油車賣的很好,我沒有必要這么快地去推出這個新的技術,這些汽車廠家,基本上他們都有一個做法,就是儲藏技術,你現在在賣的這些車并不是他最新的技術,都研發出來了,只不過我藏著,不出,技術儲備。

婉喬:他不怕這些技術過時了嗎?

郭毅寧:比如說像自動駕駛那個事,這也是互聯網造車的一個概念方向,其實這個從硬件技術來講,早就可以實現了,尤其是像全世界,我想唯一一個地區是合法可以允許自動駕駛車上路,就是美國內華達,那個州是法律允許這個車可以自動駕駛。

劉建東:他為什么允許,因為人少。

婉喬:路廣人稀。

郭毅寧:但是他為什么上不了,一個是法律問題,一個就是很多基礎設施建設的不好,因為自動駕駛它需要辨清楚我們很多路的這種標線,白線,虛線,實線,比如說北京,二環里還好,比如五環外,有可能你走著走著,發現沒了,那個車就茫了,他就找不著了,這都是問題。但是現在傳統的這些車企,其實我們剛才說的很多電動車,它也在造電動車,比如像寶馬的I系列也純電動版,它和互聯網造車的區別在哪,寶馬是有百年造車經驗,它是以百年造車經驗為基礎的,這個我覺得是最正確的一條路。
咱們再說回來,像很多的互聯網造車,如果你僅僅是把這個概念拋出來,我自己投資建一個工廠,我自己研發技術,自己設計,不但你這個研發投入大,而且難度太大了,你必須要和傳統車企技術合作,這個是非常重要的。

張琦:這就是為什么我們每年可能在一些大的國際車展上都能看到奔馳、寶馬、大眾會推出自己的一些未來汽車的概念雛形或者是一些他們的概念車,但是在最近這一兩三年來,他們發布的新車款,量產車當中都看不到這些車的影子,他們其實一直在前瞻技術方面一直在往前做,做一些技術儲備還有準備,之后可能慢慢下放到自己的量產車上。

劉建東:對,而且我覺得奔馳是一個特別雞賊的品牌。

婉喬:為什么呢?

劉建東:奔馳和特斯拉的合作,我們就不說了,但是它可能不是公開的。包括奔馳和比亞迪的合作,騰勢,可以算是自主品牌電動車里面銷量最好的了,因為它是用的奔馳的車身技術,就是奔馳一直在和一些新的企業合作,讓別人幫我去研發這個電機,電路,電池的這些東西。前一陣,應該是10月27號,奔馳正式宣布了它的一個純電動車的品牌,叫EQ,在2020年會上市,它在2025會推出超過10款電動車,而且據說最便宜的會在25萬人民幣以下,比如到2025年,當然時間還很久,他們也不著急,如果有一個25萬以下的奔馳純電動車放在這,你說消費者會選誰?

張琦:會選奔馳還是會選騰勢呢,那就看八年之后騰勢發展的怎么樣了,還包括寶馬的I系列,雖然可能概念非常好,全碳纖維的駕艙結構,就是因為它的成本太高了,下一代I系列已經公布我不用碳纖維CFPR這個技術,可能要換到全鋁,(57:05)氫的這些材質的結合。

郭毅寧:其實電動車還有一個問題,大家知道特斯拉現在是最火的一個電動車品牌,其實它在美國賣的最火的地方就是加州,為什么?一年四季陽光充足,溫暖,像我們上美國就說,特斯拉在美國底特律,因為根本沒有電,太冷了,電池不行,其實在中國也一樣,東北地區其實不太適合用電動車。

婉喬:是的,本節目獎品由遠大空氣凈化器提供的價值380元的大禮包兩份,內含便攜式空氣凈化器,遠大移動肺保兩個,凈化空氣,殺滅細菌,遠大空氣凈化器讓家人呼吸捷徑好空氣,好空氣找遠大。

張琦:所以聊了這么多,傳統車企也是依然沒有停止他們進步的步伐,可能他們的企業戰略會決定他們目前在市場上投放車輛的一些步伐還有節奏,所以很多人覺得互聯網加汽車這樣一個風口浪尖上是一個彎道超車的好機會,也出現了一些聲音,比如電動化的智能互聯網,什么要革了傳統汽車的命等等,說的非常好,但是事實其實遠非如此,因為站在十字路口,準備在彎道加速,可并不一定只是這些新興車企,傳統車企他們也在努力,所以互聯網加汽車這樣的風口上,互聯網思維其實更多的是幫我們在梳理我們的一些邏輯,資源整合,也只有切實將這些都落到實處,才會讓這樣的一些互聯網思維能夠更具有價值一些,再次感謝我們的兩位汽車天下的嘉賓,來自鳳凰汽車的兩位好朋友,謝謝建東,謝謝毅寧!感謝各位的收聽,我是張琦。

婉喬:我是婉喬,接下來是警法時空,歡迎您繼續關注交通廣播的其他精彩節目!

 

網友評論
分享到: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鳳凰網保持中立

577777开奖广播直播室_577777开奖广播直播室|官网